? 推荐文章

妈妈留给我的故事
发布人:?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12-18

我小时候常听外婆讲故事一样地讲妈妈小时候的事。妈妈是外婆的长女,自然要领着下面的二妹、三妹、还有四妹玩,并帮助外婆外公分担一些家务。妈妈九岁那年,抗战爆发。大概是第二年吧,日本鬼子就进驻了湘北。有一天,突然听乡亲们说鬼子来了,大家跑的跑,藏的藏,外婆外公带着九岁的二姨、七岁的三姨还有五岁的四姨躲进了外婆家老屋的夹墙里。妈妈因为和同村一个叫周霍明的男孩子出去捡柴火,没有及时赶回,等他们赶到家时日本鬼子已经进了村。他们俩坐在堂屋前的马凳上直哭,不知家人都去了哪里?后来,还是那男孩子胆子大,拉着妈妈的手,直奔厨房,他们躲到一只碗柜后面,两人屏住呼吸,身子却瑟瑟发抖。屋里死一般地静,只听见远处踢踏、踢踏皮靴敲击地面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两人互相紧握对方的手,都闭上了眼睛。只听咚地一声,厨房门被踢开,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声音在叽哩咕咯地大叫!刺刀一晃,寒光耀眼,更叫人胆战心惊,只差瘫软下去,吓得那个男孩子裤子都尿湿了。另一个鬼子抬起手来,边叫边用刺刀指向昏暗的碗柜后面。几个小鬼子连忙跑过来,移动碗柜,把妈妈和那个周霍明拖了出来。鬼子把他们带到堂屋里,一个军官模样的鬼子,在桌案上顺手拿起一把菜刀,并招手示意叫我妈妈过去,一字一顿地说:“你的、说、大人的、去哪里的?”妈妈不知是冷静还是的确不知道,竟然大声说:“我不晓得!”
  
  那个军官拉过我妈妈的右手,用菜刀在手腕处示意,如果不说就用刀剁手。妈妈吓得哭了!鬼子又叫过那个周霍明来问,依然没有收获。没办法,鬼子军官叫两个小鬼子看住他俩,自己带着几个鬼子朝猪栏走去,他们用绳子拴住猪的颈箍(脖子)拖到晒谷坪里,又从厨房里灶台上端下一大一小两口铁锅,叫我妈妈用头顶着那口小锅,牵着一头猪,那个周霍明顶着那口大锅,也牵着一头猪,一个鬼子在前边带路,其他的鬼子跟在我妈妈他们俩后面,冷笑着朝山那边的杨家庄进发。
  
  翻过了那座山,眼前就是鬼子的哨棚,妈妈猛地抬头从锅沿下一望,突然愣住了——两个同村的男青年正光着膀子在山脚下的井里挑水,妈妈就像遇着救星似的高兴,但他们不敢打招呼,连忙移开了眼睛,装着谁也不认识谁。妈妈想,他们肯定也是被抓来的!这到让妈妈心里踏实了许多——总算有大人在,似乎有了依靠!穿过一陇稻田,爬上那边山坡(其实,这座山也不能算作山,只是丘陵地带的小矮山包而已),就是一户大宅院(这应该是大户人家),鬼子就在这里扎营。
  
  正是中午,烈日当空,院子里,山坡上都有鬼子在操练,杀气腾腾。厨房里有两个老人(也是抓来的本地的村民)应该是在烧水,或是做午饭。灶膛里炉火正旺,大锅里冒着乎乎的热气。妈妈想,听说鬼子抓住中国人,用开水从嘴里灌下去,活活将人烫死!这水是不是用来烫我们的呀?
  
  这时那两个挑水的年轻人也挑着水上来了,那个军官鬼子,见他们放下了扁担,就大叫,示意他们过来,又过来两个小鬼子,他们手持长长的刺刀,挽起袖子,那架势就像要大开杀戒。妈妈和那个周霍明互相看了看对方,不知该怎么办?这时,另外两个小鬼子将那两头猪牵了过来,刚才那两个刺刀鬼子,接过牵猪的绳子,将猪栓在两棵大樟树上,猪也无力反抗,只见两个鬼子几乎是同时,手起刀落,刺向猪的颈部,顿时鲜血喷涌两头猪一声惨叫,四肢一伸,倒在地上。接下来,鬼子把猪肚破开,把肚子里的东西连同砍下来的猪头,叫那两个青年人扔在山脚下的一口池塘边。那两个老人抬出两桶热气直冒的开水,两头没有头的猪可怜地躺在两只大盆里,两个青年人分别将两桶开水泡在猪身上。我外婆辛辛苦苦喂养了大半年的两头猪就这样毫无反抗地死在鬼子的屠刀下!不过,我妈妈他们总算放下了心——“开水不会倒向我们的嘴里了!”
  
  开饭了,我妈妈他们俩,还有那两个青年和那两个老人,自然不会有肉吃,而且,连饭都没有得吃。等鬼子们饱食之后,那个军官拿着两块锅巴,向我妈妈他们招手,嘴里发出“米西米西”的声音。我妈妈接过锅巴,也吃不下。
  
  太阳西斜了,鬼子军官一觉醒来,似乎,好高兴?朝着站在门前大樟树下的两个小孩示意:过来、过来!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最后对我妈妈说,“你的开路、开路的!”示意叫我妈妈走!
  
  妈妈一路狂跑回家。外婆正披散着头发站在大门口,焦急地张望,太阳下山了,外公也牵着二姨、三姨和四姨迎了出来。母女俩抱头痛哭,一家人抱头痛哭在苍茫暮色中。